那些做母亲的基金经理们

  编者按:在中国基金业,有这样一群“妈妈”,或傲立于基金公司高层管理者的行列,或默默无闻奋斗在基金销售第一线。在这个充斥着枯燥数字、艰深术语和激烈竞争的行业里,对于目前的生活,她们满意吗?工作中,在不断挑战自己极限的同时,又有多少温馨回忆留给自己?2013年母亲节,本报记者带你近距离接触这些绽放着的“玫瑰”,聆听她们的人生故事与所思所感。

   

  秦红:拉杆箱上的记忆

  “站在机场的登机口前,看到前面排队的人中,一个约莫4岁的男孩正牵着妈妈手,微靠在妈妈腿边,晃着脑袋看着四周,我就忽然想起了儿子。”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秦红的这一句话,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种淡淡的辛酸。

  在秦红的眼里,看到的总是拉杆箱上的儿子。

  “小人三四岁时出门,在机场混乱的环境中,似乎总是希望有个依靠。除了牵着大人的手,更喜欢的是坐在推车上享受小范围的自由,同时,开心地看着周围;没有推车的时候,曾经的交通工具竟是妈妈的拉杆行李箱,像个小猴子似的趴在箱子上,让妈妈拉着走,还开心地笑个不停。直到慢慢重了,把拉杆箱的拉杆都压弯,才停止了那样的游戏。”秦红回忆着,微微讲来,满眼的幸福“后来在泰国的机场买了个米老鼠的小行李箱,几十公分的小人,拉着四十公分的米老鼠箱子,跟着父母走在机场里,那场景,在十年前的机场,总是会吸引很多的目光。慢慢儿子长成大人了,开始让妈妈享受服务,比肩的儿子,拖着箱子跟在身边,上机主动把箱子举入行李架,下机再取出行李,伴在身边颠颠地走。那真是最美妙的旅行体验。”

  长大的儿子总要离开妈妈的怀抱,总让秦红放心不下,总有一种落寞挥之不去。

  “儿子踏上大洋彼岸的求学之路,一会儿是妈妈看着儿子拉个拉杆箱离去;一会儿在出口看着儿子推个车子出来,一次又一次。偶尔到儿子屋里,看看桌上的照片,摸摸橱柜里的衣服,还能依稀感受到儿子的气息。”秦红的脸上有着一种淡淡的无奈,“每次从视频里看着日渐壮实的儿子,问问体重身高多少了,却说‘没有称,没有量’。这个假期回来衣服、鞋子恐怕又要重新买过了……”

  作为中国基金业的第一批实践者,秦红经历了中国基金业的诞生和发展历程。正因此,在过去的岁月里,秦红除了尽量陪儿子共度周末,享受三口之家的安定与幸福,更多的是出于对职业的信奉,对专业的追求,不断对自己的身体与精神的极限发起挑战。

  “工作的高峰期,带着队伍从南到北、从北到南,面对着银行、券商场场不同时长、不同对象的培训、演讲,不断撰文、创意、写PPT,汽车、飞机、机场大巴、火车、甚至拼黑车赶场。艰辛之余,所带队伍的成长让人欣慰。这支队伍为了职业的价值与信仰,不断出发、承受、突破,几经困惑,屡现曙光。”

  如今,缺了与儿子享受周末的念想,秦红便用专业的研究来填满。“14年从业,一次次感受投资人的痛苦、又感受他们因投资认知与决策的偏差而与财富失之交臂的遗憾后,越来越感到需要让投资人多关注些个体决策心理的问题。”于是,秦红从2006年开始对投资心理、投资行为进行研究,并持续着未曾间断。最终发现西方的投资心理理论对普通投资人太过专业,便结合东方文化,从“投资七情”开始,陆续创造“认知三原色”、“投资原则”、“六欲”、“十二媚惑”等一系列心灵“基”汤投资心理服务。2011年底,秦红出版的《投资的心灵密码》,包含了早期对投资心理的思考。

  “当自己把疲惫的身子扔进沙发上时,忽又想到这时儿子读书的地方会是几点钟呢?儿子是否按时吃了饭?是否会想念中国的菜肴?儿子这个假期回来一定要多做几顿他最爱吃的焖牛肉、炒豆腐、菜肉馄饨……那些妈妈的私房菜。”

  一股股浓浓的母子情荡漾开来,温润着每个人的心。